Home Channeling? Our channelers About us Contact


Home > 中文 > Blossom Goodchild - January 17, 2012

January 17, 2012


Blossom的笔录。 我觉得有必要跟光之银河联邦弄过清楚。我很乐意 ... ...取决於什麼出现了 ... ...保留这些通信给自己,如果我感到与他们再没有将来的话。正如你们可以“读”... ...我已决定恢复与“他们”的友谊,我很高兴分享得到这个决定的过程。至於其他人对於这一决定会怎麼想已不是我的事了... ...但我感觉良好/正确。

Blossom: 您好!当然,这似乎有点奇怪。有点像当你还是一个孩子时去敲你最要好的朋友的门,说:「我们能和好吗?」

这是不同的... ...这之间的沟通 ...只有「我们」。我需要弄清楚一些东西。平心而论,在我们最后一次通信的时候我并没有给你机会替自己「辩护」... ...之后我再重整我的精力。很明显地,我想了很多,有关我们的友谊。你给了我这麼多的良善和爱。删去这一切,将使我看起来很傻。

我的第一任丈夫有外遇。我原谅了他,说我们可以再试一次,但由於那已造成的痛楚,如果它再次发生 ... ...这就是了.. ... 很清楚地,如果他是準备再次使我受那样的屈辱,他确实是无法深深地照顾我的感受... ...而他犯了! ...婚姻的结束!

老实说 ... ...我觉得我跟你有一点同样的感觉。毕竟我之前所跨过的,10月14日期间和之后,我觉得「光柱」事件可以说是像「第二次外遇」。為什麼我会继续把自己放在同样的火线上,而当我觉得你已经很明确地表示要在今年年底发生 ... ... 竟变成又一未能实现的的诺言? 我不需要证明你的存在... ...然而,我需要证明你说你是的... ...光之联邦。因此,首要的事情... ...你是谁?

Federation of Light: 我们是我们所说的,亲爱的夫人。我们可否以我们对你甚至考虑再「出来玩」致以最衷心的感谢来开始? 光之联邦。该组织与它所享负的名称被认為是并作為真理与光。如果我们在我们的传达上,无论以任何形式,使你感到不安。那麼,我们真诚地為你带来的所有不适致以最深的歉意。这并不是我们的意图。我们来是把这些消息发送到你的世界,以协助您处理这伟大的变革。我们没有意图為灵魂带来伤害或痛苦的。

Blossom: 这我知道... ...但... ...我要在本次会议显得相当“充分”,但只有通过爱去达到所有这一切的底部,... ...如果是為了 ... ...我们可以继续我们的通信... ...我需要问一些问题,直接回答以及到点。所以... ...以爱 ... ...你是谁?

Federation of Light: 亲爱的夫人,我们是光。我们是爱。这是我们在我们的真理裡,唯一可以告诉你的途径。

Blossom: 我曾经被告知,如果需要知道如果某人/某物是出於光,他们需被问三次,如果第三次的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它就是。如果他们不是,那能量就会离开。在过去,这对我有效。现在开始。

你是神圣之光吗?
Federation of Light:是
Blossom: 你是神圣之光吗?
Federation of Light:是
Blossom: 你是神圣之光吗?
Federation of Light:是

Blossom: 好吧... ...谢谢。你说你是光与爱。在过去,你曾经说过,你没有任何形式的需要,但在必要时还是可以採纳。你说你是监督员的监督员 ... ...所以,请你能更精确地说明吗?

Federation of Light: 我们属於光之联邦。我们已经说过这??是一个庞大的组织。在任何庞大的组织裡 「阶层」是必要的,否则会有很大的混乱。这是我们的责任去举行理事会,并為该联邦所有正著手的事情提供支援,以确保為所有最高善的用途都能理想地协调。

Blossom: 那麼,银河联邦和联邦之间的区别是什麼?

Federation of Light: 没有任何分别。都只是使用的用语。

Blossom: 确定,谢谢。那麼 ... ...在我们「不和」的问题上!你说,之所以光的支柱并未在2011年底之前出现,以你所说的方式... ...即... ...不只是「我们」 当我们进化时成為光的支柱,但无可否认的在天空中的巨大的【光柱】,携带著能源和知识 ... ...是因為我们没有显露他们。很久以前我们把他们送出给自己,然后準备现在收回。然后您告诉我们,為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还没有达到那「震动」或甚麼也好。我不明白的是... ...

1.你為什麼不只是说:「很久以前您曾发送这些支柱给自己,以供您现在,当你的振动水平与支柱的振动水平相匹配的时候取用」...

2. 為什麼你说,这会发生在2011年底前呢?许多人对我说,正如你们所说,「在你们那裡并没有时间」,但我不相信你不明白「我们的时间」。如果White Cloud可以在当我要求在刚好 45分鐘的时间做一个默想,而如果你知道我们的圣诞节是何时等等等等等... ... 它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合理,我认為你不明白「我们的时间」。你是高度智能化的... ...那应怎样处理我刚才所提出的这一切?请。

Federation of Light: 我们已经意识到,我们所愿意的詮释并不总是以它所传达的方式被接收。例如... ...当我们说在你的天空中的【光的支柱】,我们的意思确实是表示这种情况仍然会出现。我们的意思在真理裡是表示,你... ...你们所有人... ... 在你们的歷史裡在这些光柱中发出了能量和信息,好让在未来会被遇上 ... ...这是你们的现在。而这些都没有在我们 /你们原先所计划的时间框架内发生。

Blossom: 為什麼?

Federation of Light: 由於被那些抵制所有积极良好的入侵了。

Blossom: 所有好的?

Federation of Light: 所有好的意味著所有「好」的正在进行中及必须履行的计划,而被那些来者不善的「干扰」了我们。所以... ...,我们讲的「好」不能总是在其最纯粹的形式被传达,而是被故意篡改的,使那些善良的心无法达到其最大的爱的潜能。

Blossom: 那麼,你是说黑暗的干扰了此时间线/框架吗... ...(我实在不明白这一切)?

Federation of Light: 不,我们说的是,那為了让这些支柱「蒸腾」所需要的积极的「集体频率」并没有达到。整体的振动水平不容许我们所希望的它的出现。因此,并不是支柱的「计划」受到了干扰,但那整体的干扰使你星球上的振动水平没有允许这样的事情显现 ... ... 在我们允许「时间表」内,让这些支柱负带著高频率,亦无法「释放」如果你愿意。

Blossom: 所以... ...他们在某些时候 ...会来吗?

Federation of Light: 哦,是的。这是不变的。

Blossom: 事情是... ...我真的觉得如果你从来没有指明时间的话,这会更好。只是出於兴趣 ... ...你们... ...任何一个…监督员的监督员 ... ...曾经以人类的形式降生?

Federation of Light: 不,我们没有。这并不是说我们没有访问过地球,但我们想提出的是,当我们做/有唯一的短呼吸,如你所说,你们世界的密度... ...使我们不能够轻鬆地呼吸... ...需要一种更好的方式来形容它。

Blossom: 所以,你从来没有做过人类。你知道,这使得很多事情显得合理了,至少对我来说。我觉得有可能是从你那裡你不明白人类... ...以同样的方式,从我们所在,我们亦无法了解只是光的存有的你们。你是爱和光。你要求我们亦要是爱和光... ...原因是我们本就是。然而... ...在我的经验裡,我不知道我已有多少经验作為一个人... ...或人类... ...说很容易做起来难。是了,人类是為了地球被「设计」的以及所有它所提供的,并由你去解释到底这个计划出了什麼错误... ...基本上是因為自由意志 ... ...但现在,在这些的结局和开始的时间和这许多有关我们的世界混合的谈论等,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不能就只向我们展示一些重大的东西去提高我们去我们所属於的位置!!!我的意思是它有多困难呢,伙伴们?

Federation of Light: 当然,这不是一个「困难」的问题。这是一个礼仪问题。

Blossom: 哦来! (礼仪的行為 ... ...“在任何阶层或社区,或适用於任何场合所确立的礼仪”。) 代表谁的礼仪?会不会你是说,代表那些控制了我们的世界... ...礼仪正在窗外吗?

Federation of Light: 有一些是Blossom不能打破的规则。

Blossom: 那麼,是否有一个规则,说你不可以给我们一些真实的证据? ... ...一些向我们展示了所有的「所有」你们向我们保证的东西,是真实的。是否有一个规则说你不能这样做呢?

Federation of Light: 有一个规则,表示不干涉自由意志。

Blossom: 这不合理。我的自由意志不会想它是一个干扰。我的自由意志认為这是一个祝福。我的意思是... ...谁的自由意志?

Federation of Light: 地球的。

Blossom: 没有,从不会是人类 ... ...以尊重... ...无论你的啟蒙阶梯怎样高或演化得如何... ...这会是如何干预了自由意志?如果你们这批人决定要做到这一点来帮助我们,给我们一个提升,因為相信我,正如我以前说过 ... ...我们真的很需要一个... ...这如何干扰了地球的自由意志? 如果你是「显示」一些无可否认的东西...这肯定将是我们的自由意志去选择这样处理?

Federation of Light: 你知道在你们中间有多少人还没有準备好要这样「处理」吗?

Blossom: 数百万,我假设。然而,您好! ... ...如果2012年正像预言般发生,即巨大的改变和所有人的提升 ... ... 伟大的光显示出来,不就唤醒了许多人吗?上帝知道... ...当一个人环顾四周,它感觉就像是唯一的东西将唤醒群眾。那麼当然,那些选择拒绝或进入恐惧的,则确实可以使用他们的自由意志,正如我们可以一样。我再次强调,这不是我们所追求的证明... ...如果一些无可否认的东西从你那裡显现出来,对於我们来说,在这裡,作為人类,我们就不会感到如此无望。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用这个词,我不感到绝望 ...我觉得充满活力和强大的... ...但它是如此重要,对於这将使许多人被唤醒他们是谁 ... ...从你而来的帮助... ...以这样的方式 ... ...而你不断地说你会….不会让它静静地出问题吧!!

Federation of Light: 我们确实正就您所讲的在商议。这不是因為我们所在的位置,我们就知道一切。

Blossom: 我总是假设你是的。

Federation of Light: 我们无法知道有关人类在许多方面的焦虑的细节的。我们只是感受得到某一个特定的题材的整体能量。因此,我们可以「阅读」能量...但不一定就每一个人关於某一特定议题的头脑思想。

Blossom: 所以你说的是,我们作為人类,在人体裡包裹著的精神能量,就作為人类的这个议题上就比你更「开悟」吗?

Federation of Light: 确实如此!

Blossom: 真的!这对我来说是新的!那麼......以尊重......听著!! ...作為在这个被称為地球这个星球上的人类形式的精神能量...加入我们吧!

是的,我们知道我们在来这裡之前是主动请缨的,并被选中...是,是... 有点......我们来到这裡,以提高自己和地球的震动,有点太......但就像你说的......这包含了自由意志,或许是因為我们大胆地前进到以前没有人到的地方......伤害,高度心智和精神能量......我们和你,没有考虑到我们中的一些小地球人可以延伸成為如何的“讨厌”。是的,他们都迷失了,我们都希望把每一个人带回家,不知何故,总有一天我们会......但是,由於这也许是不可预见的困境与那些选择干扰我们的「自由意志」的......我在此给你权限去干扰他们回去和以一种既不会吓跑人,也不破坏的方式去显示,还為我们提供了「真实的知晓」......如你经常这麼说......「我们并不孤单」......因為我相信在这个人的形式裡......这种感觉你是无法充分理解,因為你没有经歷过......我们常常都有这样的感觉。

挽著我们的手,走在我们身边...(终於......有一天亲爱的耶穌和所有)...耳语了这麼久的希望信息,我们在任何信仰你的地方,而我们的盟友正在减弱,这并不是我们原来的计划。有时不得不改变计划,所以我建议你回去你的计划议会,重新评估,重新评估,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的位置,并採取行动......不是「很快」...这个词也已经失去了它任何的意义......但是,在一个适合我们的时间框架,例如... ...现在!今天我已经閒聊够了...请思考一下,不仅如此,在主要的议会会议裡讨论这个。没错,这仅仅是我,Blossom Goodchild说我的话,然而,......我们不是合一的吗?

Federation of Light: 我们发现这种话语相当令人耳目一新。我们应「走开」,并為所提议给我们的好好思考一番。然而,我们会说,我们非常高兴我们可以「和好」。我们知道,这不是我们的立场与您联系......但我们知道,我们会急切地接受这个机会,在你让我们知道你準备好跟我们再次联系的那一秒鐘,足以让我们庆祝一整天(以你们的时间来说),亦引起了我们很多的考虑。

Blossom: 好......要走了......感觉很好。谢谢。

Federation of Light: 向所有的致以感谢。

Blossom: 在爱和光中,直到下一次......这可能会「很快」!

Website: Blossom Goodchild
译者: Daisy




Share |


Galactic Channelings

Create Your Badge